拨打电话

客服电话

400-655-5150

表的“毒性”(一)

手表维修网202021年05月26日 14:24:21

[修表在线表文化]看完康老师的《表之“毒”》一文,作为一名爱表多年的钟表从业者,感慨良多。文中提到“如果某天你有机会于夜深人静时,独自在灯下,手持5倍以上的放大镜,调整呼吸,去凝望一只好表。最初不要急于看到什么,可以先盯着表盘、表针或是表上某一个地方持续五分钟,你一定会发现一些你平时疏漏掉的细节。”品表好比品茶,心不静不能知其味。唯有心境平和,方能体会到这小小的一块表最深入、最细致、最独到、最有价值的地方。

回想自己接触腕表之初,大学刚刚毕业初入社会,觉得佩戴多年的G-shock有些学生气,也是出于虚荣心的关系,想换一块牌子响亮的高级腕表嘚瑟嘚瑟。由于预算有限,便上网查阅了大量的腕表资料,不知不觉就被表的“毒性”所麻痹了。表盘的设计,表针的样式,表带的材质,表扣的种类,表芯的型号,都令我眼花缭乱,心驰神往。最后选中了一款万国的腕表,至今我还记得拿到手表,亲手揭下表膜那种无法言喻的激动,相信各位表友们都有这种经历。

回到这一块小小的表上,我们来抽丝剥茧的聊聊这些集合了最精湛的技术工艺,具有倾国倾城之美的表的“毒性”,究竟“毒”在哪?分享我的一些见解,同时欢迎广大网友积极留言,让我们共同进步。

表盘可以说是一块表的门面,给人们最直观的第一印象,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表盘看对眼了才会让人有继续了解这块表的欲望。衡量一枚腕表的价值,除了机芯外,表盘的设计工艺亦是关键之一。下面我们就介绍一些技术高超的表盘工艺和特色鲜明的表盘。

珐琅,又称“佛郎”“法蓝”,其实又称景泰蓝,是一外来语的音译词。而在表盘中最为神秘和高贵的“珐琅表”,缘起于画珐琅工艺。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1张

画珐琅的制作技法起源于15世纪中叶欧洲比利时、法国、荷兰三国交界的佛朗德斯地画珐琅区。15世纪末,法国中西部的里摩居,以其制作内填珐琅工艺为基础,发展成画珐琅的重镇,初期制作以宗教为主题的器物,后来逐渐制做成装饰性的工艺品。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2张

而从18世纪开始,画珐琅在珐琅表上得到了充分的演绎。当时的珐琅表多为挂表,精美玲珑,典雅高贵。按施彩的部位划分,有单面、双面与内画三种;按所表现的题材划分,有美女、人物、动物、风景、圣经故事、战争场面和风土人情,在这些题材之中尤以美女图居多。制表人为了装饰珐琅表的富贵气,还常常采用珍珠镶嵌边圈,或将外框施以錾金工艺,来突出画珐琅的欣赏性。珐琅表的胎骨多以铜质鎏金,也有一些银质品,但金质的就极为少见了。

提到珐琅表,就不得不提到雅克德罗。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钟表品牌之一,雅克德罗以精致制表和珐琅技艺备受赞誉,尤其擅长“大明火”珐琅工艺,展示古典美学与现代技艺交融的完美作品。

大明火珐琅向来被尊为珐琅技艺的最高境界,在经过平衡烧制的铜或黄金上,以细腻的珐琅粉末涂多层色彩甚至微绘图案,再以炉火多遍焙烧加固直到珐琅最终玻璃化。待烧制完成后,珐琅彩绘师会于表面上手工绘制计时刻度与时标,再经焙烧,以确保面盘装饰完美地牢固于表面之上。说白一点,就是在同一珐琅上涂上多层色彩,再以炉火焙烧加固。大明火珐琅可以说是巧手与巧思的艺术,是对艺术与工艺的双重严格要求,表盘上有多少色彩,就要经历多少次烈火的洗礼。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3张

雅克德罗的下山虎特别表款。腕表以雅克德罗最具代表性的时分小针盘系列表款为蓝本,采用其最为擅长的大明火珐琅工艺和细腻的珐琅彩绘技术,在偏心盘内绘制出栩栩如生的下山虎画作。配象牙白色的大名火珐琅表盘,呈现出细腻温润的质感,如玉一般无暇。

除了大明火珐琅,掐丝珐琅在表盘上也有应用。掐丝珐琅,掐丝珐琅是所有珐琅工艺中最复杂的,却也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景泰蓝”就是掐丝珐琅的一种。掐丝珐琅是在金属胎底上先用金属丝线勾勒出图案的轮廓,使用天然粘合剂固定,再焊接到金属胎上。然后将不同颜色的珐琅釉料填充到勾勒好的轮廓里,这些珐琅釉料由研磨成细粉的矿石和金属氧化物构成。将金属片放入温度在850至900摄氏度的特制火炉中焙烧,釉料会因高温而改变颜色,产生鲜艳的色彩。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4张

掐丝珐琅难在金属丝线的细致上,图案的面积愈小,制作金属细线的难度愈高。最后还需要一个相当精巧的打磨过程,必须将凸起的金线磨平,表面会变得光滑,金线更添光泽,使珐琅表面散发迷人的闪烁光彩。由于掐丝珐琅的制作过程极其复杂,自1950年代后仅剩少数顶级制表厂还有能力制作。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5张

雅典表推出的狩猎三问报时表将掐丝珐琅运用得出神入化。手表配有双层珐琅面盘,双层面盘中间藏着一条小鱼,展现鳄鱼张口吞噬小鱼的瞬间。当三问报时功能启动之后,一场刺激的非洲狩猎之旅随之展开:凶猛的狮子伸出利爪扑向小猴子,小猴子则在树上摆动闪避,密林深处有大象和长颈鹿,水中是莲花与水鸟。双层珐琅面盘和栩栩如生的活动人偶,皆以掐丝珐琅技术手工精制而成,将时间流逝的概念以生动活泼的方式呈现。复杂精细的掐丝珐琅技艺被生动地运用,绝对是美感与工艺的完美结晶。

从古至今,制表师们一直在追求表盘的艺术性,表盘精雕便是这其中一。雕刻艺术很早就被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金匠用做手工艺品的装饰,他们只用一把细小的雕刻刀即可雕琢出多款图案,这种工艺在15世纪已经广泛应用在珠宝首饰和手表上。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6张

严格来讲,精雕是表盘制作艺术中若干工艺的统称,而并非非具体某一种工艺。换句话说,你可以说某某工艺属于精雕范畴,但精雕不止于此。

黄金浮雕里最常见的精雕方式之一,“锤压深浮雕”其实是欧洲高级金银加工制作中常见的加工艺术,是一门专门的艺术。“锤压深浮雕”工艺不用刀具也没有“模具”,仅凭一只小锤和几样简单的工具,就能根据原画的范本在一块黄金薄板上完成弯曲、拉伸、拼接、复合、成型、抛光等非常复杂的工序。深浮雕以削为主,但是真正的深浮雕微雕是可以看起来很立体的。叫做錾刻,就是用工具往下砸。虽然不用刀具,但浮雕效果不输于刀雕作品分毫,又因为没有刀刻痕迹,反而更显得图案凹凸有致、人物线条生动流畅。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7张

浅浮雕也是黄金浮雕里最常见的精雕方式,相比深浮雕要容易。而对雕刻师来说浅浮雕和浅镂雕经常是被如影随形交叉使用的,在浅浮雕的基础上,镂空其背景部分或者前景部分,就变成了浅镂雕。这样不仅显得更加有层次感,还能打破浅浮雕的平板感,也增加了雕刻的难度。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8张

宝玑经典复杂系列腕表,18k白金表盘运用浅浮雕工艺,工纽索纹饰旋转表盘上描绘着一只孩子的手努力伸向法兰盘上描绘的大人的手,富有极强的层次感。

除了黄金浮雕贝雕也是比较常见的精雕方式之一,这归于珍珠贝母被大量用于表盘。贝雕也可以做成深浮雕和浅浮雕的,其难度在于在雕刻过程中不能犯错误,因为每一刀下去都不再有修正的机会,这就要求雕刻师要绝对的稳、准、狠。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9张

宝玑那不勒斯皇后系列腕表,表盘为贝壳浮雕表盘。技师凭借一只简单的钢针在贝壳的不同层面上刻划深度不足两毫米的图案,形成非凡细致的雕刻装饰,使贝壳呈现一种立体感,散发华丽之美。

还有一种结合了珐琅的精雕工艺,雕刻内填珐琅和精雕透明珐琅。将做好的浅浮雕或者浮雕上面铺上透明彩色珐琅进行烧制,通常铺在珐琅下的浮雕以几何图案。而雕刻内填珐琅工艺作为一种古老的珐琅工艺,其难点在于当精雕师在银质胎上雕凿预先设计好的图案时,必须将图案上线条的粗细变化如实地反映出来,这就需要精雕师细心雕凿出不同图形的凹槽,以生动的线条展现出结构的图案。此外还有精雕透明珐琅工艺,它通过质地透明且带有颜色的珐琅釉料,以展现出银质胎上精雕细琢的纹路。

表的“毒性”(一) 腕表工艺 第10张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天使”腕表,雕刻师先在表盘上勾划出天使的形状并在相应区域内挖出或刻出凹槽,接着珐琅大师用珐琅将凹槽处填满,再使用800°到850°C的高温反复烧制,最后还要打磨和上釉,可以说是挑战表盘工艺之极限。

小小的一块腕表所吸引人的地方实在太多,就是聊个三天三夜也聊不完,所以关于表的这些“毒性”我将在下集中继续讲述,敬请期待!(文/图 修表在线 董航)

对物的毒,是由于对自我认识的欠缺,说实话,老外的表看着都好看,但是上手效果并不理想,说明不是中国人应有的佩饰

这些精美绝伦的工艺都是工艺大师们完全手工一点一点做出来的,令人惊叹,顶级制表大师们在各自的领域不断探索和不懈追求的精神,令人敬佩!这绝不是单单因为金钱可以做到的,我想更是一种对艺术的热爱和情感所驱使。

个人来说15.5的腕周,极其合适戴着非常舒服。强烈推荐小手腕买这块。一点都不娘,可能是因为外观还是太汉子了

欧米加最值得购买的一块运动表。一点点金恰到好处的点缀,极度舒适的经典表带,大小也正好。个人感觉无论从舒适性,可玩性,观赏性,都达到了巅峰。可以看出来,设计的时候真的花大功夫了

《表的“毒性”(一)》来源:修表在线专注名牌手表售后维修保养服务,是各名牌手表厂家在国内的特约服务商,为各品牌手表的售后维修保养提供技术支持!

上一篇:Jaeger-LeCoultre

下一篇:机械间的完美合拍,高端有格调的生活理应如此

网友评论